当成为《沉默的大多数》,我们还能做什么?

有个小故事:

大概两千多年前,在咸阳一个大宫殿里,有个人拉着个牲口转着圈问大家,这是啥,说是鹿的死掉,说是马的苟活,十几年以后,来了了南方人把说是马的也全干掉了。其后两千多年,中原大地上老是有人问这类问题,每次回答问题的都搞不好就死掉了,现在活着的都是当年沉默不语的后代,所以你看,我们就现在这样子了。

我和大多数人一样,认为屈服于权力,保护好自己,沉默是最好的选择。是的,很庆幸我没有出生在那个生命掌握在王侯将相一句话里的年代,但是很可悲,这也不是一个心直口快的时代。

沉默的大多数

王小波在《沉默的大多数》里,举了一个例子,同学A和B在水房打水的时候起了争执,最后A同学把B同学的耳朵咬掉了一块,他们的同学赶来的很及时,匆忙把B送到医院,A同学一直沉默,他们不明白B的耳朵怎么就掉了一块。不管怎么询问,A同学都不开口说话,后来才明白那块耳朵一直含在A同学的嘴里。他不开口说话,是因为他不想让同学们认为他是如此残忍,要么吐出来要么咽下去,但是他咽下去就成了餐食同类的怪物。

开口说话,他的同学会认为他是个很残忍的人,从此在其他人心中的形象全毁坏。咽下去,他今后每次想起自己曾经吃了一个人的耳朵,都会恶心反胃,过不了自己这关。

沉默的大多数

一天我跟一个朋友走在路上,天已经很黑了,还刚下完大雪。突然听见一个人说了句脏话,是一个比较瘦,也不是特别高的人,骂了前面两个体型很壮的而且还喝了酒的两个男的,那俩男的肯定不愿意了,拐回去把那个瘦瘦的男人从车里拉出来,拳头一下一下地落到那个瘦瘦的男人头上,看得出他根本无力反抗,大声喊着“你们谁帮我报一下警,各位!”。这时候有很多人都停下来看着他们,也包括我和我朋友。我跟我朋友说,要不咱帮他报警吧?我朋友低头想了一下,“大半夜的咱还得去警察局做笔录,别报了”。我也觉得如果我报警,那两个喝醉的男的万一以后报复我呢。我边走边脑补那个瘦瘦的男人被打倒在地,冻死在雪地里。但是我们走了不到500米酒看到一辆警车往那个方向开过去了,电视剧看多了的我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不只是看到别人打架,还有当你看到小偷偷东西时,还有前段时间酒店里拖拽无辜女孩,还有一些公务人员滥用职权等等。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沉默,但我过去的二十多年都选择了沉默。

我觉得含着别人耳朵的A同学的沉默很不应该,但是我的沉默跟A同学大概也很相似吧?后来看到警车过去我还是如释重负。我是沉默的大多数,但我希望别人说出来,因为我不希望给自己惹到什么麻烦,毕竟我还在期待美好的未来,我还有那么多可爱的亲人和朋友。

然而,别人说出来之后,别人就不怕有什么麻烦吗?我期望别人说出来,我就是期待麻烦落到别人头上吗?很明显我不期望,因为我跟别人无冤无仇,甚至都不认识。所以,我们应该还要期待那些不愿意沉默的人拥有对抗麻烦的能力。

作者:一只闷葫芦

扫二维码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

沉默的大多数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印画 » 当成为《沉默的大多数》,我们还能做什么?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你可是要准备赏口饭吃?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